<object id="3tx27"><blockquote id="3tx27"><nobr id="3tx27"></nobr></blockquote></object><em id="3tx27"><ruby id="3tx27"></ruby></em>

    <dd id="3tx27"><pre id="3tx27"></pre></dd>

    <progress id="3tx27"><pre id="3tx27"></pre></progress>

    <form id="3tx27"></form>
    <rp id="3tx27"><acronym id="3tx27"><input id="3tx27"></input></acronym></rp>

      第一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

      三江源 生態保護力度加大(新中國的“第一”·生態篇)

      本報記者  姜  峰攝影報道

      2019年10月05日06:1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長江源可可西里藏羚羊。

        長江源頭班德湖。

        三江源是我國和亞洲的重要淡水供給地,有“高寒生物種質資源庫”之稱,也是全球氣候變化反應最敏感的區域之一。其生態系統服務功能、自然景觀、生物多樣性具有全國乃至全球意義的保護價值。從保護三江源重要生態功能區出發,三江源國家公園未來將建成青藏高原生態保護修復示范區,三江源共建共享、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先行區,青藏高原大自然保護展示和生態文化傳承區。

        

        歷史背景                

        建立國家公園體制是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一項重要的生態制度設計。2015年初,國家發展改革委等將青海省列為國家公園體制改革試點省(市)之一,青海省生態文明制度建設辦公室抓緊編制了《中國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方案》。2015年12月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九次會議審議通過了《方案》。

        三江源國家公園由黃河源、長江源(可可西里)、瀾滄江源3個園區組成,即“一園三區”。總面積為12.31萬平方公里,占三江源地區面積的31.16%。

        親歷者說                

        李曉南:青海省林草局局長,歷任青海省發改委副主任兼青海三江源生態保護和建設辦公室主任、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局長等,直接參與和負責三江源生態保護和建設工程、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改革試點等工作

        李才讓措:女,三江源國家公園黃河源園區管委會資源環境執法局執法大隊副隊長

        本世紀初,黃河源頭鄂陵湖出水口,歷史上首次斷流。“中華水塔”告急。

        鑒于三江源生態惡化的嚴峻形勢,2005年起,國家啟動三江源生態保護和建設一期工程,對這個重要水源涵養地實施人工干預和應急式保護。青海在環境“倒逼”下開始“鐵腕”治理,對三江源地區4州17縣市全面實施沙化治理、禁牧封育、退牧還草、移民搬遷、濕地保護、人工增雨、工程滅鼠等項目。

        一期工程十年下來,2015年三江源各類草地產草量提高30%,土壤保持量增幅達32.5%,百萬畝黑土灘治理區植被覆蓋度由不到20%增加到80%以上;水資源量增加近80億立方米,相當于560個西湖;近10萬牧民放下牧鞭轉產創業,農牧民人均純收入年均增長12.4%。

        也是在2015年底,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改革試點方案在中央層面審議通過,我國首個國家公園試點正式啟動。

        既然三江源保護工程收效明顯,為什么還要試點建設國家公園?

        2005年,剛升任青海省三江源生態保護建設辦公室專職副主任、肩負一期工程總協調的李曉南,履新之初曾整整三天沒上班。

        不上班,干啥去了?

        “一直在家里‘閉關’,把工程規劃來來回回研究了好多遍,如果不理出個思路,我這個‘總協調’怎么統籌各部門的工作?”李曉南說。

        為啥這般犯難?

        “三江源治理有‘三難’:第一難,地理面積大,一期工程實施范圍涉及4州17縣市,面積15.23萬平方公里,這樣的治理規模在世界范圍也很罕見;第二難,治理項目多,包括退牧還草、水土保持等22項工程1041個子項目;第三難,牽涉部門廣,項目又要歸口到省發改、農牧、林業、環保、科技、財政等各個廳局。”

        李曉南三天“面壁苦思”,終于抓住了問題的“牛鼻子”:“一句話,上頭有各個廳局,下頭有各級州縣,我這個‘總協調’如果不把分散在各級各部門的職能整合起來,三江源治理項目就很難落地。”

        于是,李曉南制定8個三江源工程建設管理辦法和細則,從項目組織、資金管理、檢查驗收各個方面實行統一領導、統一協調,最終確保了一期工程順利實施——十幾年前職能整合的嘗試,已可見國家公園體制的影子;職能整合背后的動因,更可見國家公園體制之初心。

        目前,我國已形成包括自然保護區、森林公園、地質公園、濕地公園、水利風景區、風景名勝區等10多類保護地在內的自然保護地體系,數量上萬個。“有的歸林業,有的歸水利,你能分清交叉重疊的這個紅圈圈、那個綠圈圈都是誰家的嗎?”李曉南指向一張地圖,“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就是在破解多頭管理、監管執法碎片化的體制弊端。”

        沒有現成經驗,沒有借鑒模式,青海大膽“破冰”,用擔當精神闖出了新路子、開出了新氣象。

        李才讓措2000年參加工作,就一直在有“黃河源頭第一縣”之稱的青海瑪多縣牧局草原監理站工作,“草原監督執法、打擊破壞草場行為是我的職責;國土執法管的是土地、礦產,打擊非法占地、盜采;水污染有環保執法;水土保持有水利執法;非法捕撈河湖里的湟魚,又是漁政執法管;這些部門各自對接上級系統的工作,誰也不會越界。”

        如今隨著國家公園試點的推進,“國土、環保、水利、林業等縣級主管部門一體納入管委會,整合下設為管委會下的生態環境和自然資源管理局,同時縣森林公安、國土執法、環境執法、草原監理、漁政執法等執法機構,也整合成管委會下的資源環境執法局一家。”李才讓措說,“職能整合后,執法效率大大提高!”

        

        參觀貼士                

        黃河源園區位于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瑪多縣境內。G0613西麗高速和214國道都途經瑪多縣城,交通十分便利,沿線可以欣賞到高原千湖景觀,并不時偶遇“明星”野生動物,還可體驗藏族傳統生活和民族風情。

        長江源園區(可可西里)位于玉樹藏族自治州治多、曲麻萊兩縣,以及可可西里無人區的廣袤區域。每到7、8月的時候,經常能夠看到大批藏羚羊、藏野驢等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這里是它們的重要棲息地和遷徙通道,是“野生動物天堂”。

        瀾滄江源園區位于玉樹藏族自治州雜多縣。雪豹是雜多縣的“名片”,曾經在一年時間里4次“光臨”縣城區域。當地正在打造瀾滄江森林峽谷覽勝走廊,塑造國際河流源區探秘勝地。


        《 人民日報 》( 2019年10月05日 06 版)
      (責編:張雋、關喜艷)
      步兵在线视频